学帖按_门球

篇质量上乘的主题贴,供从事版主和门球宣传的网友们学习,写出“有份量、有价值、有深度、有专业的主题贴子”。从今天起,我将有关样帖陆续转载于《常熟门球》。

河北“军旗”在十年前写的老帖,新读仍有新意,我深受启发。尤其当前常熟门球与全国不少地区一样,尽管门球新员有所补充,门球活动频繁,门球赛事多多,参赛成绩不俗。但暴露出的门球老化、退化、后劲不足的现象,如门球人口不增反降,有的球场荒废,中青少年发展困难不少等。这些都值得门球网友们在学习《多一点这样的东西》之中,去共同深入思考求解。

我国的门球运动,经过20多年的发展,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规模,有了相当的技战术水平,甚至拿到了世界冠军;层层建立了领导机构,形成了逐渐成熟的活动机制,总的形势是好的。但是,笔者认为,从我们应该尽快成为门球大国、强国的愿望看,从我们应该对世界门球运动做出更大贡献的高度看,要做的事还很多,尤其是增加门球人口,普及门球运动,任务还太大。日本现有一千万人打门球,约占人口总数的8%,且其中,中轻少年占较大比重,老年人也多是从小“打到老”的,因为人家的门球运动是从中、小学开展起来的。而我们,就按流行的说法,500万门球人口计算的线%。且多是“到老才打”、已经或就要“退场”的老年人,中青少年的比重极小。

我国门球运动要普及提高,就必须走改革创新之路。具体说,规则要“瘦身”,犯规(规定)要减少;摘掉“老”帽子,发展中青少 。

现行规则太复杂,击球员犯规规定,有几十种之多,以致即使层层反复举办培训班,报刊连篇累牍的解释,我们的击球员,甚至裁判员,仍然说不清,记不住。致使球场的“规则门槛”过高,让人望而生畏。再加上球场纠纷多,导致门球的“名声”不好,严重影响门球人口的增加。笔者以为,当务之急是制定一部自己的,有中国特色的规则,可命名为《康乐型门球规则》,用来区别并逐步取代现行《规则》在国内的地位。我们是世界门联的成员国,必须有一部与世界接轨的规则,这部规则,五年前就有了,我们用它参加国际比赛;我们自己的规则,则用于促进国内的普及发展,当然也包括国内比赛,这谁也管不着。想当年,我们发明的跨打打法,和非木质球槌,他们不是长期不予承认吗,后经老一辈门球人的坚持、斗争,我们最后不是胜利了吗。规则也是一样,只要我们的比他们的优越,就不愁在国际上的地位。我认为,规则与世界“接轨”,应该是一个发展阶段、过程,和它看齐,是为了超越它,“接轨”不应该是终极目标。我们不能总甘当小学生,总是以学习执行“人家”的规则为满足。何况“他们”的规则,确实存在太多的问题,繁杂,难学、难懂、难操作。在我们这里,严重“水土不服”,如04规则“接轨”接来的,进一门的球与被撞击的球的密贴摆放的规定,执行了5年,讲解了5年,结果5年也没讲清楚,多数人还是没线规则不得不取消,就是很好的例证。一项体育运动的规则,需要有若干名专家常年进行解释才能执行,甚至需要有专门的著述做系统的讲解,这并不是它的光彩,而恰恰是对它进行改革的理由。

制定我们自己的规则时,要坚持删繁就简的原则,我们的规则,必须易学易懂易操作。让学习规则的培训班成为历史,报刊、论坛上,也不需要再为是否犯规、是否得分,争来争去。首先,要重点考虑减少犯规的规定。最好只保留击球犯规;触移动球犯规;闪击中的不足10厘米(最好规定为7.5厘米,便于判罚)、“双飞”犯规;重复撞击;界外球进场撞击界内球;妨碍比赛等犯规条款。取消与“停稳”、“密贴”有关的犯规规定,直接、间接触静止球犯规的规定。这样,犯规条款可不超过十项。这还远远多于足、蓝、排、乒乓球的犯规条款。足球不就是侵人、越位、手触球等那么几项吗。其次,把经过实践证明是可行、对门球运动发展有好处的条款加进去,如进一门同进二、三门一样;得分的判定,就是“一次,整体”越过球门线(按停后位置)为得分;得分上不封顶;进门撞击(撞击进门)只有一次续击权;撞击两个球,其中有或都是对方球,才能获得两次以上续击权(双、多杆球),否则,只有一次续击权。这样,双、多杆球次数将大量减少,也就没必要再“限”了。这些,都是我们中国门球人的创新成果,是对世界门球运动的贡献。

摘掉“老”帽子,发展中青少,这是涉及门球运动的领导体制,发展方向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所谓摘掉“老”帽子,就是领导机构要“脱老”,领导成员要“避老”,宣传、发展别“唯老”。

首先,各省市区县门球协会,应该像中国门球协会那样,脱离涉老部门的领导,改由同级体育局领导。中国门的球运动,近几年之所以有较大发展,当前中门协这种领导体制,起了关键作用。下边就不行,我举两个例子。县一级门球活动大多由老年体协代管,有个县老年体协的主席说,“我是老年体协主席,我管青少年的门球活动干啥?”还有的地方,老年体协,归老干部局领导,那管的“面”就更小了,我曾亲自听一个老体协主席说,“我的工作重点,“就是”管离休老干部的活动,至于别的,只是捎带一脚”。人家说错了么,没有错,你让“老年”体协去管青少年的活动,那不是越位吗。这是领导体制不理顺造成的问题。

其次,各级门协的领导成员中,应 “避开”老年人,除少数影响大,还愿意为门球做奉献的外,尽量不用或少用退休人员,改由在职人员担任或兼任,就像中国门协那样。中国的门球运动,是离、退休人员搞起来的,没有他们多年的不懈努力,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绩。他们的历史功绩,谁也不能忘记。但事物的发展是有阶段性的,矛盾是互相转化的。上世纪80年代同现在比,各方面的情况都大不相同了。尤其是人们的思想,特别是价值取向,差别太大了。上世纪80年代,是讲奉献,现在是讲“实惠”。当时的离休干部,为门球的发展,他们可以夜以继日,到处奔波,不辞劳苦,不计报酬,利用个人的“关系”,为“公家”办事,也无怨无悔,是完全彻底的无私奉献。只要球场完工了,球队建成了,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就心满意足、别无他求了。正是这一大批人的无私奉献,才使我国的门球运动,在90年代中期,出现了大发展的鼎盛时期。现在,再用这个标准,来要求今天“在座儿上”的退休人员,现实吗,那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些表面上应付应付,一年中,那两件非搞不可的活动勉强搞搞,那就是比较负责任的了。只“占座儿”,拿补贴,不干事儿,甚至利用现有地位,捞点个人好处,心理才平衡的,也大有人在。他们认为自己辛辛苦苦“蹭脸皮”要来的钱,花在门球活动上,觉得“可惜”,划不来。因为,门球搞得好与不好,对他们个人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门球人口减少,球场荒废,一般是不会受到党委、政府追查的,现在门球还没有那么高的地位。即使“门球”没有了,只剩下“协会”,“歇”会主席也照样当,而且补贴一块也不能少。而在职人员则不同,哪怕是兼职的,他也会尽量做好的,谁也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当儿戏。试想,如果,中国门协的大印,至今仍由几个退休的(离休的干部都年龄大了)老人执掌的话,中国的门球运动,能有今天的局面吗,绝对不会有。

一直以来,把门球定位为老年人的运动,发展门球人口,也只盯住老年人。这种“唯老”的宣传,使门球简直成了体育运动中的“四类分子”,人们都怕沾上“老味儿”,避之唯恐不及,谁还肯主动参与?这其中道理很简单,虽然人的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不争的事实是,人们心理上,都怕“老”,都不愿意“老”,不想过早地和“老”沾边儿。请听:“我?现在就去打门球?也忒早点吧,我虚岁才55呀!”“你说,你都打门球了,不在一边老实实的呆着,还瞎吵吵个啥?”这就是门球,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好像人一打门球,就等于是离死不远了。可怕呀,门球这顶“老”帽子不摘掉,我国的门球人口,不可能有较快的增加。还有,门球比赛,要“有看头”,特别是要走向市场,也非靠年轻人不可,一群步履蹒跚的老人,走路都吃劲,比赛能有多大“看头”?再看看世界杯、中冠赛、争霸赛,这些顶级赛事,得冠亚军的,有几个老年人。不服是不行的,球场上总是“远看,银发一片 ,近听,咯咯叽叽捣乱”,能有什么发展?我这样讲,绝不是排老,更不是主张把老年人从球场都赶出去。相反,希望老年人要很好的坚持,要站在门球发展的高度,多做工作,发展新队员。特别要多吸收中青少年,参加门球活动,培养提高他们的技战术水平,使之成为门球运动的骨干、中坚。要胸怀坦荡,不要计较个人在球场的地位,不要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试想,我们所热爱的门球运动,到我们打不动得时侯,就再没人打了,球场就荒芜了,让自己成为本地最后一个打门球的,会高兴吗,我想一定不会。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