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名场 一百多年前英国人哈利·科特是怎么设计高尔夫球场的

他可能是设计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设计师,但目前来看,俨然被低估。这位英格兰人的最大成就在于,在早期的高尔夫球场设计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并对后续设计大师们的养成,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1900年之前,英国那些顶尖的高尔夫球场设计依然仅限于海滨沙地或者林克斯场地。出众的排水,起伏的地形,自然形成的障碍,以及多变的风,共同确定了高尔夫这项运动的战略性及挑战性。然而,内陆高尔夫球场的规划设计由于缺乏上述元素,通常远不如这些海滨球场。早期的球场设计师,大都是高尔夫球场的从业人员,他们一般专注于球杆和高尔夫球的销售,而非球场设计本身。那些简单的球场规划设计,仅仅被视为增加这项运动的普及度,进而提升球具销售。

1901年,威利·帕克(Willie Park Jr)在伦敦西南部一处叫“the Heathlands”的地方设计了两座内陆球场:桑宁戴尔(Sunningdale)老场和Huntercombe,甫一开业就备受好评。这两座球场有着面积巨大且起伏多变的果岭,人工做出来的障碍也显得颇为自然。这几乎是高尔夫球场设计师首次基于良好的沙质场地而设计出的内陆球场,沙质条件增强了设计,尤为出彩,但美中不足的是,规划设计缺乏战略性。

这个时候,约翰·洛尔正在评估沃金(Woking)球场。沃金球场是汤姆·邓恩(Tom Dunn)在1893年设计的。1901年,约翰·洛尔和沃金的草坪总监斯图亚特·巴顿(Stuart Patton)重新设计了沃金的4号洞。两位合力,增加了两个“校长鼻子”沙坑,有点像圣安德鲁老球场的16号洞,并让果岭朝一侧倾斜。那段时间里,洛尔和巴顿继续对沃金进行改造调整。他们的贡献在伦敦的高尔夫圈子备受赞誉,同时这种设计理念也被众人传播。1903年,约翰·洛尔更是出版了先锋作品《关于高尔夫》。

哈利·夏普兰·科特(Harry Shapland Colt),1869年出生于英格兰的海格特。青少年时期,哈利常常在乌斯特郡高尔夫俱乐部度过夏天,在那里,他跟随俱乐部的教练兼草坪总监道格拉斯·罗兰(Douglas Rolland)学习了高尔夫,罗兰不是别人,正是高尔夫传奇球手詹姆斯·布雷德(James Braid)的叔叔。有了罗兰的指点,1891年和1893年,哈利科特在剑桥大学攻读法律期间,两次作为校队队长赢得了R&A的朱比利杯。

大学毕业的哈利·科特在一家法律事务所工作,并于1894年和人合作成立了Sayer&Colt事务所。尽管他的出身、教育及职业生涯会让他最终成为英国上流社会备受尊重的一员,但他却被高尔夫的未来所深深吸引。

1895年,哈利·科特与他的导师道格拉斯罗斯合作,在英国赖伊(Rye)设计了一座新球场。同年,他担任球会的荣誉秘书。或许从那时起,他便产生了自己的设计理念,因为随后的6年里,他不停地对这座球场进行调整修改。其间的1897年,哈利·科特成为R&A的创始会员之一。

1901年,受威利·帕克两座内陆球场作品的吸引,哈利申请到桑宁戴尔俱乐部任职秘书,这也成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角色转换。

在桑宁戴尔,他被球场的自然风貌所吸引,并开始对这座球场进行调整改造,尤其是橡胶核高尔夫球出现之后,他也开始酝酿第一个独立设计作品。他的第一个作品在伦敦附近,问世后,迅速给他带来更多生意,项目之多,以至于他不得不招兵买马。

哈利的第一位设计员工就是查尔斯·休斯·埃里森。查尔斯于1906年开始帮哈利做设计和施工工作。在斯托克伯吉斯球场(Stoke Poges)施工其间,查尔斯也成为了俱乐部的秘书。与此同时,他协助哈利完成了很多球场。1909年,哈利·科特的重要作品之一,斯温利森林球场(Swinley Forest Golf Club)甫一开业就被誉为苏格兰最精致的球场。

1913年,圣安德鲁斯老球场、新球场和朱比利三座球场的打球接待压力陡升,圣安德鲁斯找到哈利,委托他设计第四座球场。1914年一战爆发之前,哈利·科特完成了圣安德鲁斯Eden球场的设计和施工。这些作品的成功,使哈利·科特巩固了他在英国首席高尔夫球场设计师的称号。

1907年,在哈利还担任桑宁戴尔球场秘书的时候,位于利兹的Alwoodley高尔夫俱乐部委托他对新完成的球场提交一份建议。在那里,他遇到了俱乐部秘书兼球场设计师阿尔斯特·麦肯兹。哈利·科特觉得,这个球场是他设计理念的延伸,同时在一次俱乐部会议上提供了一份热情洋溢的评论。这一层关系最终促成科特·麦肯兹·埃里森设计公司在1919年的成立。麦肯兹1923年出去单飞后,哈利·科特和埃里森又引进了约翰·莫里斯(John Morrison)。

市场对哈利·科特专业性的需求很快就突破了大不列颠。1911年,他首次到了北美,并设计了底特律乡村俱乐部和多伦多高尔夫俱乐部。两个球场很快都被誉为是两个国家最精致的球场之一,哈利·科特也被认为是世界上的顶尖高尔夫球场设计师。多伦多高尔夫俱乐部对加拿大高尔夫的发展尤其重要,其帮助加拿大发展了三位精悍的球场设计师:George Cumming,Nicol Thompson,Stanley Thompson。最终,在1914年哈利·科特再次到加拿大完成了汉密尔顿高尔夫乡村俱乐部的设计施工之后,Stanley Thompson开始了自己的设计生涯。哈利·科特对年轻的Stanley Thompson的影响就是开启了加拿大最伟大的球场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一战爆发之前,哈利·科特在芝加哥设计了Old Elm高尔夫俱乐部。在这里,他完成了每条球道的设计图纸,在其回英国之前,将球场的施工工作交给了年轻有为的唐纳德罗斯(Donald Ross)。后来,罗斯也用同样的方式(完成图纸并将施工交给可靠的领班),成就了美国球场设计史上高尔夫黄金时期最成功的球场设计公司。

在一次美国访问中,哈利·科特在松树谷与乔治·克伦普(George Crump)待了一周,协助他完成了松树谷的球场规划,并解决了一些其它问题。在乔治克伦普去世后,俱乐部聘请了哈利·科特来监督松树谷球场项目的完成工作。在后世的学者看来,他在松树谷球场的介入是高尔夫设计史上最具合作精神的典范,而且很可能激励了很多美国高尔夫球场设计史上黄金一代的设计师。

1922年,桑宁戴尔俱乐部聘请哈利·科特为其设计并建造第二个球场,称之为“新场”。在哈利·科特的设计生涯中,他和他的设计公司在六大洲设计了超过300家球场。然而,漫长的一战,加之后来的大萧条及二战,使得哈利·科特和他的公司再也没有恢复到一战前的设计顶峰状态。最终,1951年,82岁的哈利·科特在英格兰的伯克郡去世。他的设计合伙人埃里森和莫里斯对这位高尔夫球场设计改革者的离世无不哀悼,高尔夫界对他去世的关注度却非常小。

一名球场设计师在设计球场的时候,应当对弱者富有同情心,同时对那些顶尖的球手要非常严厉。

不同于其他伟大的球场设计师(如老唐纳德、赛斯雷纳)经常用通用的设计理念和手法,哈利·科特的球场很难找寻重复的东西,因为他把自己的作品有意做得更多变一些。他的球场设计中包含的多变性、战略性和可打性都是最好的例证。正因如此,1920年,他和查尔斯·埃里森合著的《高尔夫球场建造学文集》中,可以提炼出一些他的设计精髓。

在设计过程中,他与同辈人比起来更有条理,一般要去好几次现场之后才会决定如果规划一座球场。这种对细节的追求几乎让他在每座球场都备受尊敬。那么,哈利·科特是如何来处理一座高尔夫球场的各个方面的呢?

我坚信唯一能让一块迷人的场地变成一座令人满意的高尔夫球场就是球场规划要与场地的自然特色结合起来。

更像和他有过短暂合作的著名设计师麦肯兹医生,哈利·科特也是将人工景观做得宛如天成的大师。实际上,他是第一个将天然的战略性与多变性融合了起来。他的设计风格兼具挑战性与灵活性,球手可以根据当天打球的具体情况,选择增加冒险性或者更稳健的打法。在他的设计概念里总是将球场与自然景观的生长变化结合起来,而且在他的设计中总是充满变化性。他的三杆洞设计,总是力图追求不同的击球长度。在连续的四杆洞中很少有类似球洞,而且击球方向也很少都是同一个方向。

哈利·科特特别喜欢采用那些让人印象深刻的特征点,而不是鼓励球手去记住某一个单独的球洞。他会向自己的设计师强调将人工化特点做得更显自然一些。他始终相信他的球场应该是土地的一部分,球场应该融入到一块土地之中,而不是凌驾于一块土地之上。他建议应该给球场机会让其生长到当地环境之中,成为当地景观的一部分。

一旦我们试图去标准化球场的各种尺寸、形状和距离,我们就会里面丢掉这项运动的一半乐趣。

哈利·科特坚信球场设计要提供多种选择。他最早提出来一座球场不仅要挑战那些低差点的球手,同时也要给普通球手留出空间。他会在一条球道理想的击球线路上布置战略性的障碍,以挑战那些顶尖的球手,而在那些较长的进攻线路上留出更多的空间。他经常在球道正中布置障碍,而同时在两侧留出一定的安全空间。宽阔的球道总是利于创造出多样的进攻角度和击球线路。他不喜欢盲洞,但他知道偶尔的盲打也是无法避免的。他支持将障碍斜向布置,这样就可以为那些勇于飞跃障碍的球手提供更好的进攻果岭的角度,同时预留出更安全的击球线路。他对球道沙坑的运用让很多打过他设计的球场的人都叹为观止。

Broadstone 高尔夫俱乐部,哈利·科特于1920年进行了改建升级。

科特的战略性设计根植于击球点进攻角度。他坚信挑战那些伟大球手的方法就是逼迫他们在击球点的时候飞跃特定的障碍区域,这样才有机会取得更好的成绩。在他设计的多数球场中,你会发现果岭前方打开,可以让地滚球滚上果岭,果岭很少用沙坑全部包裹起来。他觉得凹凸不平的地面提供了比较难的站位和击球位。他设计的球道地形起伏多变,可以考验一名世界级的球手打出各种弹道的能力。他设计的果岭沙坑一般小而深,以便惩罚那些进入沙坑的球手。然而,他也意识到这类沙坑救球的击球距离一般都比较短,沙坑的深度也可以进行适当调整。

当你遇到哈利·科特设计的果岭时,你就会发现多变性是高尔夫运动最重要的方面,但是这一重要的原则似乎在现代的球场设计中丢掉了。他坚信果岭及果岭周边要融入一些变化比较急促的坡度,也要加入一些缓和而微笑的起伏变化。哈利·科特的果岭经常有着特别棒的大起伏和很多精致的洞杯位,果岭里面的小斜坡起伏大大增加了推杆的趣味性。他最喜欢的一种设计手法就是采用高台式的果岭,他相信这会激发世界级的球手打出柔和的高弹道击球。

我们国内华彬集团收购的Wenworth球场,最初也是哈利·科特在上世纪20年代设计了东场和西场,其中西场18洞举办过很多大型赛事,并为大家所熟知。但是我们要说的是哈利·科特在伦敦旁边的两座球场:斯温利森林高尔夫俱乐部(Swinley Forest Golf Club)和桑宁戴尔高尔夫俱乐部(Sunningdale Golf Club)。

斯温利森林球场最初由哈利·科特在五十多英亩的土地上规划出来,共68杆,不到600码出头。球场布局合理自然,球道战略性强,变化多,5个三杆洞尤为经典。哈利·科特自己曾称这里是他“最渴望打高尔夫球的地方”,由于场地本身比较小,没办过大赛,曝光度少,这里却保留了哈利·科特一百多年前设计的原汁原味。虽然这是个私人球会,但是全年中的大部分平日也对访客开放。

桑宁戴尔高尔夫俱乐部最初成立于1900年,老场18洞(Old Course)最初由威廉·帕克(Willie Park. Jr)设计,并由哈利·科特改造升级:新场18洞(New Course)完全由哈利·科特设计,于1923年开业。新老两个18洞在过去都举办过不少赛事,1994年当年世界第一的尼克·佛度和大鲨鱼诺曼还在桑宁戴尔的老场进行了一场壳牌世界对抗赛,最终诺曼以66杆击败了佛度的67杆。2000年,尼克劳斯和加里·普莱耶在桑宁戴尔新场同样进行了一场对抗赛,尼克劳斯以67杆击败了加里·普耶尔的71杆。2004年新场还举办了英国公开赛的资格赛,这是时隔78年后在这里再次举办英国公开赛的资格赛,1926年鲍比·琼斯就在当年的资格赛中打出完美的一轮。

桑宁戴尔老球场的开球相对紧凑一些,球道两侧的树木比较多;球道起伏更大一些,沙坑数量是新球场的两倍之多。果岭总体比较大,也有许多盲打,最后四个收杆洞非常难。而新场更强调开球距离和开球的准确性,球手开球时基本都要将球开到球道一侧,以便获得比较好的角度进攻果岭,果岭相对老场容易一些。所有的三杆洞都比老场难了很多,开球距离不仅长、丛生石楠更多,球道快且窄,球道整体较长,但景色也更宽阔。桑宁戴尔新老两个18洞在打球季都接受访客预定。

最后,引用高尔夫球场设计师Keith Cutten对科特的评价:“哈利·科特很可能是高尔夫设计历史上最有名,但却被低估的一名设计师。我们一般通过各个设计师及个人作品来学习高尔夫球场设计学。但是哈利·科特尤为出众的是:其对其他设计师的影响,以及将高尔夫球场设计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先锋性。”

张旭,高尔夫球场设计师,自2010年加入IMG高尔夫球场服务部门,参与了国内和东南亚多个项目的设计。对球场设计钻研较深,到访过北美的多个百佳球场。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